当前位置:首页 >> 互联网

br临近年边节能

时间:2020-10-31   浏览:0次

临近年边,不知丁局长哪来的雅兴,一时迷上了收集古董,上新华书店买了不少收藏类书刊不说,还特地托人精制了一只硕大的玻璃橱,准备专门用来收藏陈列古董之类,这个信息很快在局内传开。

这天,丁局长的部下B下乡办事,在一个翠竹丛生、风景秀丽的山村小站侯车。撒了一泡尿,抽了两根烟,闲得无聊时。和一个土里土气,拎着一只粘满黄泥巴人造革旅行袋的乡下老汉搭上腔。那乡下老汉四下瞅瞅、神秘兮兮地对B说:“老板,听说你们城里不少人喜欢玩古董。我这里有一样昨晚刚从古墓中盗来的古董,绝对正宗,你要不要?”

B一听“古董”两字,不觉心头一动,盯着乡下老汉混浊的双眼问:“什么古董?拿出来瞧瞧!”

“这个地方不行,太显山露水的,走!我们换个地方。”乡下老汉力气不小,连扯带拖把B哄到一个散发着阵阵令人作呕臭味的简易公共厕所边。从人造革旅行袋中掏出一只包着破布,沾满黄泥巴,难辨本色的瓷碗。

B小心翼翼接过瓷碗,左看右瞧,瞄了半天,拿不定主意。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气度不凡,腆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从厕所出来。一见B手中的瓷碗,一付内行相道:“呀!这瓷碗不错,正宗的唐三彩,拿到收藏品市场,定会引起轰动。”

乡下老汉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连声说:“先生内行!先生内行!”

听了乡下老汉的夸奖,中年男子索性停住脚步,乐滋滋地掏出一盒名片,递给乡下老汉和B各一张,然后自我介绍道:“我系A市收藏协会的理事之一,爱好收藏不下几十年,尤其是瓷器类,是哪朝哪代,经我鉴定,八九不离十……”

经中年男子这么一说,B的兴趣被充分调动起来,“那你说说,这只瓷碗价值多少?”

“别急!别急!我这里有参考资料。”中年男子从一只精美的手提包内掏出一本彩色相片簿,说:“古代一般较名贵的瓷器相片我这上面都有,对照一下就可知道。”中年男子拿过瓷碗,翻开相册,对照起来。对着对着,中年男子突然叫了起来:“哎!快看,有了,价格还不小呢,得这个数。”中年男子伸出二个手指,表示2000元。

这只瓷碗,到真是一个古董。要是买了送给局长,可2000元的价格,实在有点那个……B拿不定主意了。

乡下老汉似乎看穿了B的心理,忙道:“老板若真心喜欢,我可优惠转让,权当我白盗了一回古墓。”

“那你说多少钱?”B问。

“这要看你老板的实力,我也不强人所难!”乡下老汉说。

“我这次出来只带了一千多元钱。”B如实相告。

此时,那个中年男子开口了,我和你俩既无亲又无眷。我看得出,你们俩。一个是诚心要卖,一个是真心想买。既然这样,我来定个价:880元,讨个吉利数成交怎么样?”

乡下老汉忙表态,说:“既然这位先生这样热心,我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这价格我认了!”

B想:880元,权当送丁局长几条香烟抽抽,再说香烟抽完了就了事,这瓷碗好比纪念碑,放在那里,丁局长时常看见,就会时常想起我。B一咬牙,说“好!成交!”

B怀揣瓷碗,一路小心回到家,连夜把它送到丁局长的府上,丁局长如获至宝,眉开眼笑,把瓷碗轻轻放进古董橱后,吩咐夫人,“泡茶!”

B受宠若惊般连连说:“丁局长,别忙!别忙!你们休息,我回家还得洗个澡!”

丁局长起身亲昵地拍拍B的肩膀,和蔼地道:“这几天你外出辛苦了,是该好好洗个澡,休息休息。”

B刚出门,丁局长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一块纱布把瓷碗擦了一遍后,饶有兴趣地仔细鉴赏起来。丁局长看着看着,突然间勃然大怒,愤愤不平对夫人讲:“什么狗屁唐三彩,这不是夜摊上常有的那种几元钱一只的仿冒品吗!”

“砰!”丁局长随手把瓷碗扔到了墙角的垃圾桶内。

对头

黄金和白银在单位都是副职,各分管一摊工作。文化、年龄、阅历相差不多,俩人常为一些交错的职能发生争执。如黄金接受了一项工作,牵涉到白银分管的科室。黄金直接去找白银分管的科长。白银得知后,就很不高兴。白银瞅机也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时间一长,俩人渐渐成了互不买帐的对头。这样一来,弄得下面的科长们缩手缩脚,不敢大胆办事,怕得罪领导。上面正职也不好多说。一则,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正面理解可以说是对工作负责。二则,班子成员都是上级组织任命的,说多了也容易得罪人,伤了一班人的和气。多数时间,对黄金和白银的事,正职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后来,正职因年龄关系,退居二线。黄金被组织上提拔为正职。为此,虎视眈眈的白银更是不满,常私下议论,黄金哪点比他强?并对黄金布置的工作阳奉阴违,反过来给黄金穿小鞋。鉴于自己还刚刚开始履行正职的“2009年职能。黄金一时也奈何不了白银,找上级领导反映,领导说,新组建的班子是有个磨合期,作为一把手,首先得从自身找原因,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遇事不要斤斤计较,以团结为重,注意各种影响。时间长了,班子成员定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形成合力。

黄金平日从不把单位的事在家说,以免妻子“干政”。这个傍晚,他和白银舌战了一番后,把气带回了家,闷头在客厅一根接一根猛抽香烟,整个客厅顿时浓烟滚滚。妻子这

几天正患感冒,支气管发炎,被烟一呛,咳得涕泪俱下。埋怨道:“你少抽点烟行不行?”黄金自知理亏,但在气头上,也不客气回敬道:“你们女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妻子一听,猜想丈夫今天真的生气了,便心生怜悯。亲手为他点燃一根烟后,说:“说出来听听,别把气闷在肚里,你若气出病来,全家跟着遭殃。”

黄金觉得刚才把气发向妻子有些过分,便把跟白银的事第一次跟妻子透了底。妻子想,鸡越斗越熟,人越斗越生,这事的确有点难办。虽说单位正副职权力有大小,但不存在谁任命谁的问题,若要调动处罚谁,非得经过上级组织部门。妻子暗忖了一会说:“你不会想想其它办法,如研究研究他有什么爱好的。”黄金一听,茅塞顿开,现在个别人挽亲托眷,跑官买官,削尖脑袋往上爬,除非是图个权,好为自己谋个利。黄金把还剩半截的香烟使劲往烟灰缸内一揿一碾,说:“办法有了,我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第二天,黄金对领导班子分工作了调整,使白银得到了满意的分管工作。这下,白银竟对黄金流露出感激的神态。从此,黄金的工作好开展多了。上级领导也多次夸奖,说黄金的领导水平在不断提高,说他们这个班子是一个有号召力、战斗力、凝聚力的好班子。

后记:没多久后的一天,上级纪检部门忽派人找白银谈话,说白银利用分管工作之便,收受一些不法商人的礼金礼品,并接受异性按摩,生活作风不检点,家庭矛盾日趋恶化。

不用多说,白银马上明白,定是那个正和他闹离婚的“黄脸婆”把他告了。

很快,白银受到了撤职处分。

芳芳与菲菲

厂里的同事常说芳芳与菲菲不是姐妹,亲似姐妹。芳芳是组织上为照顾她们夫妻分居两地而刚从外地调入的。菲菲土生土长,虽和芳芳同龄,但还系尚未婚配的大龄姑娘。这也无妨她俩友谊的发展和深化。

芳芳的丈夫是厂里的供销骨干,一天到晚在外忙碌,借用芳芳的话来说,他回家还是上旅馆的次数多。于是无牵无挂的菲菲三天二头上芳芳家串门,时常帮芳芳照料照料 岁的女孩,搞搞家务,解解闷。热心的芳芳视菲菲为家庭一员,有什么好吃的,总要邀菲菲共享,逢刮风下雨,问寒问暖无微不至。闲着,俩人沏一杯清茶,买一包瓜子,从天上谈到地下,从东家扯到西家,连个人的隐私也毫无保留的向对方说个一清二楚。对菲菲的个人问题,芳芳多次暗示该有个眉目了。菲菲总是莞尔一笑,“还没碰到合适的,等等再说。”

这天下午,菲菲悄悄地芳芳说:“我告诉你个秘密,你千万别生气!”

芳芳笑了,“说吧,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事!”

“你家的他……,昨晚在跟人家跳舞!”菲菲吞吞吐吐道。

“跳舞,在当今社会有啥稀奇。”芳芳挺大度。

“这舞可不是一般的舞,你听说过没有,有一种搂搂抱抱的贴面舞。”菲菲提醒着。

“有这种事?”芳芳的脸多云转阴了。

“千真万确,是我亲眼所见!”

听了菲菲的话,芳芳一个下午心神不宁。傍晚下班回家

和丈夫一个照面,开口就问:“你昨晚跟人跳什么贴面舞来着!”

“你从哪得来这个情报,纯粹是无事生非!”芳芳的丈夫一听气不打一处出。

“你自己心中明白!”芳芳心里窝着一团火,寸步不让。

“是人家业务单位举办的工作联谊会……”

这一晚,针尖对麦芒,谁也不示弱。

第二天,芳芳两眼红肿去上班。细心的菲菲一看就知道她们家里发生了“战事”。忙劝慰道:“芳芳,想开点,对男人只要他不做出过份的事,得放手时且放手,免得他下不了台,做出物极必反的事来。”

芳芳一想,倒也有理。细一忖,你菲菲对象八字还没一撇,这主意倒挺精明的。

时隔不久,芳芳到千里外的娘家稍住了几天回来,前脚刚进门,菲菲后脚就跟了上来。寒暄几句后,菲菲凑近芳芳,说:“你丈夫趁你不在跟人钓鱼去啦!”

“钓鱼让他去钓吧!”芳芳随口说。

“你不知,他钓着钓着跟女人钻进了草丛!”菲菲加重了语气。

“有这种事?”芳芳不觉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

“你知道了就好……”

芳芳的丈夫回来,一见芳芳眼泪汪汪阴沉沉的脸,忙问:

“怎么啦!”

“我问你,你趁我不在家,背着我又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芳芳气呼呼责问。

“什么事?”芳芳的丈夫茫然道。

“钓鱼!”

“哦——钓鱼,那是一家联营单位组织的一次活动!”芳芳的丈夫解释道。

“人家钓鱼,你却和女人钻草丛!”

“那女同志掉了一只耳环,我帮助找一下!”

“到今天我总算看透你啦!”

几天后,芳芳对菲菲说:“我离婚了!”

菲菲大吃一惊,“好端端的怎么说离就离啦?”

不久,菲菲给芳芳送来一张请柬,说“我要结婚了!”

芳芳吃惊不小,“怎么说结婚就结婚啦!”

“年纪不小了,还东挑西拣作啥,选个合适的就这样定了!”菲菲略显羞涩地道。

“男朋友是谁?”

“到时你就知道了!”

“我又不和你争男朋友,保密干啥!”

菲菲慢慢递上一张结婚照,芳芳一看,“啊——”的一声,差点昏厥过去,相片上男的就是她刚离婚的丈夫。

父子俩

儿子是父亲的唯一。

儿子是父亲的骄傲。

在儿子刚满周岁时,儿子的妈妈跟一个能说会道、长相英俊、头脑活络的男人走了。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子拉扯成人。

儿子清晰地记得,在儿子十来岁时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儿子不幸发起了高烧,状况挺是吓人,父亲五大三粗急得不知所措,幸亏邻居大妈及时提醒,父亲慌乱中把儿子裹在一件雨衣内,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抓住自家那辆老掉牙的自行车,半推半骑,跌跌撞撞,往几十里外的医院赶。当儿子接受医生治疗,转危为安,东方已露鱼肚白。抱在父亲怀中的儿子觉得离家愈近,父亲的脚步愈加蹒跚。刚进家门,父亲便瘫倒在地。儿子急得大哭大叫,“父亲!父亲!您怎么啦?”闻讯赶来的邻居大妈发现,几个小时零下十几度的严寒,把父亲早被雪水浸透的棉裤冻成了硬梆会遇到许多厂家的设备接入问题梆的……

去年,儿子高中毕业,没辜负父亲的期望,考上了省外一所重点大学,父亲兴奋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父亲觉得这辈子累得有价值,活得有奔头。

今年暑假,父亲盼星星,盼月亮,盼回了儿子来度假。父亲对儿子说,“我一辈子老老实实,挣不了大钱,没什么可招待儿子,但只要儿子高兴,爹会想方设法满足儿子的要求。”儿子望着满脸皱纹、白发苍苍、未老先衰的父亲,动情地说:“爹对儿子已够挚爱了,儿子实在不好再有什么非份之想了,不过……”看着儿子俗言又止的窘态,父亲说:“怕什么,说出来,我们父子俩商量商量,看能办不能办?”原来,儿子离校返家时,有几个同学邀他暑假到某名山大川一游,开开眼界,儿子很想一同前去,看看诱人的景色,见见迷人的风光。但未敢答应,欲回家再定。父亲踌躇了半天,叫过儿子,拿出一个信封,说:“儿子,父亲手头上现在就这么点钱,你拿去吧,能省就省点,出去走走有好处!”儿子一听,心头一酸,眼眶红了。

儿子收拾行李,正准备出门。这天中午,儿子的一个高中同学来串门,顺便说起他刚才到一家医院去探望一个生病的亲友,说医院急诊室的走廊长椅上躺着一个衣衫陈旧、油污斑斑、深度中暑的老头,看样子怪可怜的。听人说,这老头是在一个弄堂口摆摊修自行车的,被好心人发现后送到医院,但医院对这种身无分文、无亲无眷、来历不明的人的救治感到有点棘手……

共 57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5篇微小说,都很精彩,语言、人物、情节都有亮点,建议以后单篇投稿,以便于和评论。推荐佳作共赏之。 【微编 王老大】【江山部精品推荐015011 11】

1楼文友: 10: 6:41 谢谢老师指点

2楼文友: 10:57:0 期盼您的新作!

楼文友: 11:22:25 我把多年来积存的习作修改整理了一下,献丑了.

11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变应性鼻炎喷啥药
鸡西哪家医院看白癜风
相关阅读
360又闯祸新版360杀毒拦截各种弹窗广
· 南京中商第三季度报告净利增长三倍公积金

南京中商第三季度报告 净利增长三倍联商消息:南京中央商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今日发布2009年第三季度报告,摘要如下: 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