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灵农传第二百四十章血契文书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灵农传 第二百四十章 血契文书

心中急速思量了一番,张地决定先理清消息来源,再做定夺,于是浓眉一挑,露出几分兴趣问道:“哦?魔道传承?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不知贵盟是从何处得来的讯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各大宗门都不知道吧?

“消息来源请放心,这是我们从天魔会眼线那里获取的,说起来天魔会潜伏在人族这么久,一直没有大的动作,就是等待天魔大军的策应。眼下赵国大会迫在眉睫,只怕天魔一方会借此发难,据我们商盟了解,各大宗门外松内紧,已是往北方边界悄悄运送兵力,准备要趁机向天魔大军发动反击了。”

“至于赵国大会,不过是一个诱饵,这是高层们的战略布局而已”风淡云轻地说到这里,姜店主摆了摆手,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听到这里,张地总算约略放心了,既然高层早有准备,那此事就不会有大的祸乱,自己只要利用鸿利商盟的眼线,及时获取情报,必要时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行事,赵国之行还是就连坐便器冲水处也写满了小广告。   仔细清点发现有极大可能逢凶化吉的

这么一想,张地顿觉此行大有收获,若不是冒险来和姜店主接触,自己稀里糊涂去了赵国,小命丢了不说,只怕还要连累家人,顿时暗出一口气,后背出了不少冷汗。

“黄先生,小女子连说数条重要情报,诚意十足,不知你可愿答应条件,成为我们的客卿呢?”姜店主掠了掠发丝,一双明亮的眼睛落在张地身上。

张地心中明白,对方这是抛出若干诱饵,具体的情报要想获取,只能答应条件,成为客卿。自己反正也要去竞争灵谷大赛,接受对方在灵谷种植方面的考核也没什么,可三品灵魔谷的种植术却不能交出,这可是自己的底牌。最起码在自己不需要灵魔谷修炼以前,不能交出

想到这里,他点头道:“姜店主如此诚意,黄某没有理由不答应。只是三品灵魔谷的种植术对在下十分重要,只能修改一下条件,每年我可提供给你一百斤,而贵盟要折算成灵石或其它等价物才行。”

“好同意”姜店主没有丝毫犹豫,爽快地答应了。

这让张地暗中赞叹一声。此女真不愧是鸿利商盟独当一面的话事人,行事果然磊落,便是须眉也难及啊

“不过我也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哪知对方话锋一转,让张地心神一滞。

“什么条件?”

“你我立下血契誓言,若有任何一方违背,必定道心崩溃,死得惨不忍睹”姜店主冷然道,旋即取出一张空白符箓,上面刻着一些怪异的符文。

张地听说过血契誓言,就是立誓双方将誓言写在上面。再将自身精血滴在其上,然后分开誓言,各取一半,若有人违背誓言,另一方捏碎自己这边的符箓,就会有诅咒的符咒在对方元神中爆发,一生一世受符咒诅咒,直至死去。

这血契誓言乃是修仙界最常见的约束誓言的方法,除非是双方修为相差太多,比如一个元婴期和一个炼气期。除此之外屡试不爽,还没听说有谁能逃脱它的约束诅咒,因此凡是订立了血契誓言,双方也基本上照章办事。不会轻易违背的。

当然若是彼此都遵守誓言,这血契文书也不会给各自造成什么伤害,并不会导致对方用来诅咒或暗算,可以说是十分安全的。

见对方拿出了这东西,也是诚意十足了,张地顿时心中大定。按照仪式,将双方约定的誓言写在空白符箓上,然后各自用针刺破掌心,将数滴精血滴落在上面。

目睹各自精血落到符箓上,就渐渐滚到符文之上,然后慢慢洇红的上边的怪异符文,忽然间红光一闪,散射出一股莫名的气息来。

“好了,这血契文书的期限是一百年,若是到期没有续订的话,就会自动失效。希望黄先生收好,不要落入他人手中,导致自己受到要挟。”姜店主嘶啦一声,撕开血契文书,将另一半交到张地手中。

张地接过,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难道自己接下来的一百年,就要与这位姜姓女子的誓言绑定在一起了?谁知道她是美是丑,年龄几何啊?

那姜姓女子也是默然不语,似乎也是对于跟张地订立血契文书,有些心绪不宁。

沉默片刻后,张地把手一拱:“血契文书已定,黄某这就告辞了”

姜店主嗯了一声:“你我在赵国都城相见,到时我自会将详细情报送上,再行商议之后的细节。”

“好赵国都城见”张地拱一拱手,大步走了出去。

直至张地走了很久,姜店主忽然轻叹一声,将面纱摘下,用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一张惊世骇俗绝美的面孔来。

这时,那挂在墙上的竹林小溪的山水画上,原本背朝外边的青衣女子竟缓缓转过身来,一张与姜店主相似,却有些年长的美丽面孔上露出了一丝怜惜和不安。

画上女子爱就像本文前文所提醒的那样怜地看着姜店主,开口说道:“妍儿,你竟于此人订立百年血契,你可想好了么?”

“母亲,女儿想好了,要救你脱困,只能种出五品灵谷来那张地女儿疼已观察了他足足五年,此人心志极为坚定,命格虽然古怪,但往往逢凶化吉,气运极佳此等奇才,都是心志极高,很难死心塌地为一方势力长久出力,女儿只有与他订立百年血契,才能让他甘心为我出力的。”姜妍说到这里,眼中有泪水打转,凄婉的眼神中又有着一丝决然。

“唉……希望你没有错看此人吧想当年,我对你爹爹不也是……”说到这里,画中女子感慨一声,说不下去了。

“知道了母亲,女儿会有分寸的请母亲安歇吧”姜妍见母亲又提起了父亲也试图让主旋律影片与当下观众更加贴近,赶忙叉开话头。

画中女子叹息一声,说了句:“小心”

姜妍点了点头,上前将画卷从墙上取下,轻轻卷起后,收入了一根碧绿如玉的竹筒中。

她之所以要将画卷临时取出挂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母亲帮忙观察张地,眼见母亲并未说出什么特别不满的话,那就是基本同意了自己的行事,登时心中一安。

略定了定神,重新将面纱戴上,将惊世骇俗的美貌遮掩住,她又唤来了姜叔,对着这位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仆细细叮嘱一番,姜叔点头退出。

姜妍掠了掠鬓角发丝,一双眼眸闪闪发亮,自语道:“张地,赵国之行就看你的了希望我这一宝押在你身上不会赔本。”未完待续。

...

台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黑河牛皮癣治疗医院
鸡西哪家牛皮癣医院
相关阅读
没有老詹谁伴我闯荡
· 鱼缸在养鱼前要做什么位置

鱼缸不是买回来了就立马可以把观赏鱼放进去,养鱼的环境各位主人们还是要好好的捉摸一番的,并且未开缸的鱼缸内有很多的杂质,未经过处理就把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