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木纹大玄武第七百六十六章战金仙

时间:2020-09-17   浏览:1次

大玄武 第七百六十六章 战金仙

在九绝塔觉醒,蜕变进阶那一刻,霍玄已经察知其内空间所有情况。

碧绿湖泊,毒母本体阴阳转生花摇曳晃动,吞噬星空巨人血肉孕育十九枚巨型肉卵,尽皆孵化,诞生十九名生后代,半人半虫,上身跟星空巨人一般二,下半身或蛇尾,或虫身,迥异不一。

这十九名毒仙,个个躯体比庞大,高万丈,头顶天,脚踏地,身上散发出狂暴威压气机,较之大仙君强者有过之而不及。

现身之后,十九毒仙嘶吼咆哮,护在霍玄四周,个个手持怪异石棍,挥舞轮转,轰击而去。十几根石棍齐齐指向半空,巨大比,如十九座山峰直刺天穹,申屠铩仙力凝聚大手,瞬间被击溃,其人亦在狂猛气劲冲击下,倒飞几百丈之外。

“这是什么鬼东西!”

申屠铩脸色大变。在他认为,对付一区区天仙小辈,手到擒来,根本需多大气力,谁料对方竟有如此强横帮手,十九名半人半虫怪物,个个强悍比,联手之下,竟能将他击退。

申屠铩成名已久,道行深厚,虽惊不乱,下一刻加坚定击杀霍玄之心,这小辈太过诡异,如不趁其道行未成灭杀,来日定将成为心腹大患。

一挥手,悬在半空那枚银色令牌飞回,化成一柄弧形弯刀,落在申屠铩手中。其手持弯刀,凌空虚斩而去,口中暴喝:“七杀斩!”

刀尖划过,天地变色,尽杀气喷涌袭去,化成道道凌厉刀芒,激荡所过。周遭空间碎裂,万物湮灭。

吼――

十九名毒仙厉吼咆哮,在霍玄控制下。挥舞手中石棍,迎击而去。棍影层层叠叠。萦绕灰色气旋,搅动八方,竟然硬生生挡住申屠铩一击,化解形。

此刻,天穹乌云渐渐散去,雷声停歇,异象消失。经过天雷洗礼的九绝塔,塔身旋转。放射万道灵光,庞大威能不受控制逸散而出。

霍玄一挥手,九绝塔飞回其头顶,盘旋不定,九层塔体显现五行妙相,风雷闪电,暴雪寒冰,威能不一,唯有第九层,如混沌虚空。深邃边。

有此宝护体,霍玄再顾忌,一声喝下。十九名毒仙纵身而去,瞬间围住申屠铩,挥舞手中石棍,轰杀而去。申屠铩见状不惊,只是脸色阴沉可怕,手中弯刀一横,连连破空斩去,顿时刀芒棍影层叠相撞,一声声惊天巨市民李先生拨打本报称响。传遍方圆万里。

“金仙之下,皆为蝼蚁!小辈。你以为凭这些鬼东西,就能跟本尊相抗衡。痴心做梦!”

申屠铩放声狂笑,身躯一晃,瞬间暴涨数万倍,如神祗悬在半空,四周原本高大如山毒仙,皆显渺小。其手中弯刀在眉一横,骤然放射万道银光,洞穿而去,威势之强与伦比,周遭毒仙立刻抵挡不住,纷纷暴退,身躯如遭凌迟刀割,尽是醒目伤痕。

“这就是金仙之力,小辈,你根本法想象,受死吧!”

申屠铩一招击退十九名毒仙,放肆狂笑,手中弯刀再度横在眉心,万道银光激射而出,穿透毒仙阵营,径直袭向远处霍玄。

“九绝塔!”

霍玄见状,脸色一边,双手印决掐出,悬在头顶九绝塔立刻盘旋而去,五行威能显现,风雷卷动,裹挟暴雪寒冰,诸般威能激荡而出。

袭来银光射中塔身,尽皆被阻挡,不能侵入半分。与此同时,九绝塔塔身在银光攒射下,爆发出密集异响,未受半点损伤,只是灵光稍显黯淡。

“毒母!”

霍玄一声暴喝。霎时,一朵奇花从塔内直探而出,花盘摇曳,一道道黑白光束激射而出,却不是攻向申屠铩,而是钻入十九名毒仙体内。

吼吼……

狂暴嘶吼声响起。只见十九毒仙身形晃动,瞬间融为一体,化成一巨人,高千万丈,顶天立地,浑身裸露,形同岩石般灰褐色的肌肤,生满了浓密体毛,巨眼透着难以言及的冷漠杀意,通体是萦绕灰气流,狂猛暴戾,形貌跟霍玄早先遭遇的星空巨人,竟然一般二。

只不过,此巨人后背多了一对羽翼,还有蝎钩蛇尾,等等毒物体征,大嘴张开,獠牙密布,一根诡异长舌出,舔了舔嘴唇,直视申屠铩而去,脸上尽是残忍杀意。

大手一伸,一根石棍出现,巨人咆哮嘶吼,挥舞石棍便朝申屠铩当头轰去。

十九名毒仙,融合一体,所化巨人战力比强横,竟然较之申屠铩这位金仙强者,不遑多让。尤其手中那根石棍,坚不破,威力绝伦,冲杀起来悍烈刚猛,申屠铩手中弯刀竟然都挡不住,逼得连连暴退。

“星空巨人!”

申屠铩阅历不凡,一眼便瞅出这巨人形貌,跟记忆中虚空之地,神之后裔星空巨人极为相像,只不过,其身躯还多了蛇尾蝎钩等毒物体征,诡异莫名。

轰!

石棍弯刀在半空一次碰撞,弯刀不敌,化成流光倒飞回申屠铩手中,其目光看去,弯刀表面灵光黯淡,一道细小裂缝若隐若现。

申屠铩满脸肉疼。这七杀令乃其心血祭炼至宝,品阶已经达到上品仙宝级别,配合自身所修杀道,威力绝伦,所向披靡。谁料今日却被敌方手中石棍克制,连续几次碰撞,此宝受损已然不轻。

“这怪物……太厉害了!”

目视咆哮嘶吼,手持怪异石棍冲杀而来的巨人,申屠铩眸中闪过一抹凝重。这巨人本身战力强横,已经极难对付,外加还有那根怪异石棍傍身,威力穷,对战起来自己绝难讨到便宜。

“就这样放过那该死小辈!”

申屠铩光死死盯向远处悬立的霍玄,这小辈夺了他重要物品,还有灵宝在手,若是就这样放过,心有不甘,且后患穷。

“只能用后一招。如若不成,立刻退走!”

申屠铩一咬牙,像是下定决心。旋即,其双手互掐。结出一道古朴印决,口中暴喝:“众生劫,七杀道!”手中弯刀化成银光,径直钻入眉心,下一刻,其头顶上方空间激荡,杀气翻涌,一道诡异光径显现。如天路,横亘在天穹之上。

光径之内,数人影闪动,激射而出,幻化成一道道人形虚影,皆有杀气凝聚而成,暴戾吼叫,如潮水般冲向逼近而来的巨人。

人形虚影数量之多,足有十几万,看似虚体。却透出真人气息,个个道行不凡,打到天仙境界足有小半之多。联手冲杀而去,形成洪流般冲击波,威势巨大,连巨人强悍战力也不能阻挡。

霎时,巨人庞大身躯,被淹没在数人形虚影之内,洪流般的虚影没有停顿,势若破竹,潮水般向霍玄涌去。

“这是……生魂!”

霍玄一眼洞悉。迎面而来的数人形虚影,真正面目。申屠铩此人。以杀入道,修为大成之际。领悟一门秘法神通,能够将其亲手击杀敌人生魂摄入领域结界,抹去意识,沦为知觉的杀奴,关键时刻,祭出助其克攻敌致胜。

这秘法神通被申屠铩命名为七杀众生道,看上去跟霍玄血炼摄魂之法,有异曲同工之效,只不过,杀奴如根浮萍,一旦脱离申屠铩领域结界,多半个时辰,烟消云散,化成虚。因此,这七杀众生道威力虽强,却只能施展一次,其内禁锢杀奴便消失溃散,威力不存,大打折扣。

申屠铩证道金仙之位,足有好几个混元甲子,其行事狠辣,对敌从不留活口,故而死在他手中冤魂,不计其数。禁锢杀奴足有数十万之多,一向从不轻易祭出,留作保命神通,而今为了灭杀霍玄,夺其宝物,竟然使出此法,欲要一举致胜。

七杀道宛若横亘天穹之路,数杀奴直冲而去。霍玄见状,心念一动,头顶九绝塔盘旋,数虫卫激射而出,漫天飞舞,密密麻麻,也不有多少,迎击而去。

相比起九绝塔内千万虫卫,杀奴数量明显过少,只是片刻间,便被虫卫大军淹没。申屠铩大惊失色,通过心神联系,他发现自己积累数岁月所得杀奴,在短短时间内便消散大半,尽皆被对方祭出的数毒仙击溃。

九绝塔盘旋,毒域空间显现,数以千万虫卫大军漫天飞舞,一朵奇花傲然耸立,花分两色,一黑一白,象征阴阳,花瓣十八,喻意十八层幽冥地狱,花蕊血红,如边血海,孕育万毒……

“这是……修罗种!冥保险公司就把关注的重点转移到分红险上来神之花!”

申屠铩陡然醒觉,眸中尽是惊骇欲绝。头一次见到此花,他尚未来得及仔细察看,此番,目光直视而去,见到此花花体真容,脑海立刻想起一物,内心如翻江倒海,法平静。

“他有冥神之花……那些怪物估计不错,应该都是修罗后裔,毒灵化体,难怪数量如此之多,且强横难敌!”

申屠铩目视漫天飞舞虫卫大军,第一念头,就是尽撤离。旁人不知,他却是很清楚,一旦落入这些毒灵化体包围圈,即便是金仙之辈,也难逃陨落下场。

“小辈,匹夫罪,怀璧其罪……你有冥神之花,此事只要传出,三十三重天将你容身之地,你尽心血建立基业,将会顷刻崩塌,飞灰湮灭!”

申屠铩说出此话,收起七杀令,便欲遁走。

“修罗种!冥神之花!”

这已是霍玄第二次听说,上一次,他还是在汩江洲营救兰芷,从钩蛇家族长老毒牙子口中听闻,毒母本体阴阳转生花,似乎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就是冥神之花。

当年毒牙子想要夺取此花,如今从申屠铩话语中,霍玄听出自己身怀此花,将会招惹尽麻烦,身子有可能连累玄火记,一夜崩溃。

“不能放他走!”

霍玄暗道,一咬牙,心念所动,十九名毒仙所化巨人咆哮,挥手将石棍将石棍扔出,流光闪烁。激射而去。申屠铩轻轻一晃,大半身子已经遁入虚空,却在此刻。流光激射而来,穿透其体表仙力护罩。化成一古怪石箍将其死死缠住。

一挣之下,勒住身子的石箍竟然如生根一般,动也不动。申屠铩大惊,嘴唇翕动,飞念出一段拗口咒语,其法身开始迅速缩小。

怪异一幕发生,在申屠铩身子飞缩小之际,困住他的石箍也随之缩小。紧紧勒住,没有松开半分。

吼――

巨人踏步狂奔而来,挥起一拳,挟上巨力,直轰而去。与此同时,悬在霍玄头顶九绝塔激射而出,在天穹限涨大,塔身旋转,底部露出深邃不见底黑洞,便朝申屠铩当头笼罩而去。

“七杀令!”

一声暴喝。先前被收起的七杀令祭出。银光闪烁,威能激荡,径直迎向巨人袭来拳头。二者在半空相撞,爆发出惊雷巨响,狂暴气劲肆虐,巨人身躯摇晃,立足不稳,蹬蹬后退七八步,方才稳住。七杀令也在狂暴冲击力下,被震飞老远。

“就凭你,也想镇压本尊!”

申屠铩仰头目视压顶而来九绝塔。放声狂笑,一点灵光从其天灵射出。化成另一‘申屠铩’,仙力萦绕。浩荡庞大,正是其本命仙婴。

此仙婴一出,眉心镶嵌棱形晶体,正是道果仙根,金仙证道之本。仙婴离体而出,不受石箍禁锢,双手掐印,一道晶光从眉心激射而出,蕴含难以言及神秘力量,竟然一举抵住压顶而来九绝塔,不能下落半分。

“功德愿力!”

霍玄一眼洞悉,对方本命仙婴祭出,正在运转功德愿力,对抗九绝塔威能。下一刻,申屠铩本命仙婴虚空盘坐,双目紧闭,手中印决变化,以其为中心,方圆万里仙元之气剧烈波动,在瞬息之间,本命元婴竟然幻化成一巨大人影,高高在上,如神祗一般,散发出与伦比的肃杀气息。

“善不存,执恶为念,杀神出,天地惊,鬼神灭!”

一道森冷不带半点感**彩的话语声,从那巨大人影内部传出。此刻的申屠铩,神情疯狂,冲着霍玄厉声喊道:“小辈,本尊修炼杀神观想法门,斩善尸,执恶为念,仙婴化神,翻手可毁天地万物,受死吧!”

随着其疯狂叫嚣声传出,那巨大人影挥拳直捣而去,竟然一拳将九绝塔震飞几百里远。

“观想之法!”

霍玄一惊。从申屠铩话语中,以及面前情况来看,这位金仙强者被自己逼急,竟然施展自身观想法门攻击,欲要摆脱眼前困境。

观想法门,仙家获取道果仙根,收集众生愿力,方能修行的一种玄奥法门。据传,三界之内,观想法门万千,来源始于天道三十六幅观想神图,仙家临摹观想,领悟其中道韵,提升自身。

观想法门原本不具攻击力,但是霍玄从天台散人口中获知,斩三尸证道金仙之辈,却能利用自身观想法门,御敌攻敌,只不过,普通金仙祭出此法,自身需要付出极大代价,且不能持久。

没曾想,申屠铩被自己逼急了,竟然祭出观想法门,幻化万丈杀神真身,战力陡增数十倍,一举震退九绝塔,旋即便朝霍玄攻击而来。

那巨大人影,浑身杀气萦绕,挥掌便朝霍玄凌空虚拍而来。尽杀气凝聚,化成一道凌厉俦气浪,席卷而来,所过之处,数虫卫躯体爆裂,化成飞灰湮灭。

一种死亡降临的感觉,遍及身,此时此刻,霍玄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身子一晃,上清法身祭出,同时九绝塔飞回,黑火圣莲魔躯踏步走出,二者在半空合为一体,魔躯咆哮,手持浮屠血杖,遥遥一举,万丈血光登时激射而去。

轰――

天地震荡。血光杀气迸射,波及所过,数不尽虫卫死于非命。

傲立天穹的杀神真身,此刻像是受到莫大震动,身形不稳,倒退好几步。黑火圣莲魔躯亦是如此,一招对撞,双方势均力敌,难分胜负。

“黑火圣莲!夜罗刹之殇,血浮屠!”

申屠铩目视黑火圣莲恐怖魔躯,这一刻,脸上终于显现惊骇色。他不知道这小辈到底是何来历,身上竟会隐藏如此多秘密,天仙修为。神通手段竟然如此厉害,连大名鼎鼎的魔界强者黑火圣莲魔躯,也被其掌控。遑论。魔躯手中的血浮屠,那可是魔界至尊傍身灵宝!

想要退。肉身体表被那古怪石箍禁锢,难以动分毫。想要战,对方手段太多,就算祭出杀神真身,也法制胜。他斩一尸证道,杀神真身法持久祭出,一旦积蓄功德愿力耗尽,杀神真身立刻溃散。自身道基会大受损伤。

在此性命攸关之际,申屠铩已经顾不了许多,控制杀神真身,发动狂风骤雨般攻势。霍玄手段齐出,底细暴露,怎肯放过此人,也是下定决心,控制黑火圣莲魔躯,欲要击杀此人!

半空中顿时血光闪耀,杀气腾绕。两个庞大身影交错纠缠,不时传出惊天动地爆响,还有怒吼声。十九毒仙所化巨人。实力虽不及黑火圣莲魔躯,还有申屠铩的杀神真身,但是对付被禁锢的申屠铩本尊,还是绰绰有余。在霍玄控制下,巨人咆哮嘶吼,对申屠铩本尊发动悍不畏死攻击,申屠铩本尊肉身受制,实力法发挥四成,在巨人攻击下。狼狈不堪,节节败退。

一挥手。九绝塔飞来,悬在头顶。霍玄目光直视而去,心里盘算,瞅准机会,便欲给申屠铩致命一击。

“嗬嗬……”

申屠铩好似觉察危机降临,每一次抵挡巨人攻击,口中暴喝,仙力激荡,响彻万里。

“你想引来旁人,做梦!”

霍玄一眼洞悉这厮用意,挥手间,数以千万计虫卫大军散开,瞬息遍及四周方圆千里,妖术神通施展,布下层层防御,水泄不通,连打斗声都被屏蔽阻挡,法传荡出去。

申屠铩见状,脸上露出绝望之意。远处激战的杀神真身,此刻威势大不如前,自身积蓄多年的功德愿力,飞消耗,已经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一旦杀神真身溃散,不止道基大损,连自身性命都难保。

他咬了咬牙,像是下定某种决心,眼神凄厉,盯向霍玄吼道:“小辈,你等着,本尊临世重生那一刻,就是你大劫当头之日!”

说罢,一道银光从申屠铩本尊体内射出,旋即,其脑袋一垂,像是失去所有气力一般,径直从半空栽落。与此同时,其杀神真身骤然爆发强大数倍的威压气机,一拳轰去,便将黑火圣莲魔躯震退,旋即,轻轻一晃,化成一道流光撕裂天穹,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不好!”

霍玄决然没想到,对方竟然舍弃肉身,本命仙婴遁走。想要追击已经来不及,撕裂虚空合拢,再此人半点气息。

“有大麻烦了……”

霍玄失神,喃喃自语。申屠铩本命仙婴逃走,假以时日,只要找到合适肉身夺舍重生,自己所有秘密都将曝露人前,届时大难临头,辛苦建立的玄火记也要受到波及,法独善其身。

怔立良久,霍玄挥手收起九绝塔,同时漫天虫卫以及魔躯巨人身影,尽皆消失不见。

“兵来将挡,火来水淹!只要我霍玄斩三尸证道,成为仙界巅峰强者,谁又能那我怎样!”

他想通了之后,哈哈一笑,转身离去。临走之前,他不忘收走申屠铩遗骸,这可是金仙强者肉身,经过数甲子修行,仙元之力淬炼,宝贵之处,难以言及,可不能轻易浪!

遁去之后,谨慎起见,霍玄先是朝北飞行数十万里,再朝南遁飞大半日,易容改貌,方才重锁定方向,朝摩天城遁去。

返回摩天城,霍玄第一时间召集玄火记众高层,密室相商,安排诸多事宜。直至大半夜,众高层方才告辞离去,各行其职,按照霍玄所吩咐,开始行动起来。

而霍玄,开始闭关,体悟感受跟金仙一战细节。未完待续


嘉兴白癜风诊疗医院
保定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南平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相关阅读
意甲新援处子球佩剑绝杀国米客胜最佳开局
· 木纹2016谁出战国民党立委拱朱立伦王金平图

2016谁出战?国民党“立委”拱朱立伦、王金平(图)中新2月16日电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民进党主席蔡英文15日登记党内台湾地区领导人初选,相较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