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讯

花都特战狼王第346章会所老板节能

时间:2020-10-24   浏览:0次

花都特战狼王 第346章 会所老板

这样说吧:皇朝会所的老板,把大厅内布置成了一个古代的世外桃源,虽说限于整体面积的约束,这个桃源压根没法和真正的野外相比,??.

这个会所的老板,是个人才,能够在闹市中整出这么一出,也怪不得让卫一兵之类的纨绔向往,心甘情愿每年上交那么多的会费——冷峰看着所看到的这一切,赞许的连连点头。

“怎么样,哥们,现在你知道我没有撒谎了吧?你睁大铁合金狗眼看看,这些侍女哪一个不是绝色啊?虽说不如那位穆董,但却是别有一番清纯风味,这才是把古代和现代完美的结合了起来。”

冷峰尽管来过几次这儿了,可每一次来,都是一副被震惊的傻呆呆样子。

“这老板的创意真是牛比,变着法的让你们掏钱呢。”

冷峰摸了摸肚子,说:“走,去那边吃点东西,饿了。”

大厅四周,有一圈看似红木打造的吧台,上面摆放着各类美食,美酒。

来到四周时,古代气息就淡薄了很多,因为那些调酒师要是穿着袍服在这儿调酒,那就未免不伦不类了,更何况他们后面的墙壁上,还有无数个液晶大屏幕。

来到东南角的角落里,冷峰端起一杯蓝汪汪的鸡尾酒,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后,拿起了一块绿豆糕糕点。

卫一兵看着吧台上那些糕点,水果,遗憾的叹了口气:“唉,可惜这儿没有鸡腿啥的。看来我得给会所老板提个意见,最好是参考一下自助餐模式。”

冷峰笑了笑,又拿起一块糕点,随口问道:“酒会几点正式开始?”

“现在已经开始了啊,从你进来的这一刻。”

“那几点结束?”

“晚上八点,到清晨七点。”

“靠,一个通宵?”

“很多人还嫌时间短呢。”

卫一兵吧嗒了一下嘴巴,喃喃的说:“最好和足球世界杯似的,搞上半月。”

冷峰也懒得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左肘撑在吧台上,扭头看着好像穿梭在公园内的来宾,又问:“会所老板又是谁?”

卫一兵没有马上回答,沉吟半晌后才说:“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我听说是个女的。我还听说,这个女人的老公,是开国功臣家的小儿媳妇,不过她老公在前几年的一次科研任务中牺牲了,但她却一直没有再改嫁,而是利用老公家的人脉,开创了这家会所。也正是因为她老公的原因,所以上面那些人对她很照顾。再加上她的会所走的是精品路线,不像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会所,这品位也就逐步提上来了。”

“那你该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吧?”

“白瓷。”

“什么白瓷?”

冷峰有些纳闷。

卫一兵轻声说:“老板的名字就叫白瓷,也有人称她为白瓷夫人。据说,白瓷的肌肤就像白瓷那样,没有一丝瑕疵,触之如暖玉,真正的吹.弹得破——冷峰,你可以幻想一下,当一个肌肤如白瓷那样的女人,被你搂在怀中,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全身犹如白瓷一样的女人,被我搂在怀中后会是一种感觉?”

冷峰想了想,轻轻说出一句话:“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吧?”

“嘿,我也是这样想的,英雄之间略同!不过,我只有这个贼心,可没有这个贼胆,想象一下而已,嘿嘿,但就算这样,也值得痛饮一杯了!”

卫一兵低声笑着,举起酒杯和冷峰碰了一下。

抿了口酒后,冷峰看着来往的各种肤色宾客,又问道:“那这个白瓷夫人长得怎么样?”

“不知道,没见过。”

卫一兵很干脆的摇了摇头,接着说:“传说,白瓷是来自深山,在嫁给那个短命鬼后,就深居简出,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尤其是她丈夫死了后,就算不得不出现,她脸上也会蒙着一层黑纱,让人根本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能看到她果露在外面手的肌肤。”

“哦,也算是个遵守妇道之人了,不过她越是这样神秘,也更让人对她向往。常言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看不到的才是最美的嘛。”

冷峰很龌龊的笑了笑时,就觉得眼前猛地一亮——挂在大厅四周的无数个液晶显示器,全部亮了起来。

按说,在这个桃源般的仙境中,出现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未免会大大破坏了意境。

但实际上,会所早就考虑到了这点:显示器在亮起来后,首先就是高高的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或者森林,羽毛艳.丽的鸟儿在飞翔,灵巧的山羊在草地上蹦跃——不但没有破坏大厅的桃源意境,反而让人觉得胸怀一宽,仿佛真来到了野外。

那些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的来宾们,马上就停止了交谈,向大厅正中的假山上看了过去。

卫一兵也放下酒杯,低声说:“看来酒会正式开始了。我听人说,酒会正式开始后,外面的军队就会把整个会所封锁,任何人都不许出入,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这期间,来宾若是累了,可以去二三四三个楼层休息,上面有客房,有娱乐室,还有供来宾细谈的雅室。”

看来卫一兵为了来参加这次酒会,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尽管他来这儿的目的,只想吊个小富婆——

听着卫一兵的介绍,冷峰就看到大厅正中的假山最上方,慢慢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无袖旗袍,有风吹过,袍角仰起,两根白花花的腿子那叫一个扣人心弦。

冷峰微微眯着眼睛,望着这个从假山上慢慢冒出的女人,问道:“这就是白瓷夫人么?”

卫一兵嗤笑一声:“切,白瓷夫人会穿这种衣服吗?她只是本次酒会的主持人而已。”<不构成实质性的近似。   张明仁的   《奥林匹克·北京》   手牵手/p>

旗袍美女从假山中全部升出来后,抬起穿着捆绑式高跟鞋的右脚,款款走下了一个小圆台子,站在假山顶上的一颗桂花树前,举起了右手中的话筒,轻启朱.唇:“亲爱的先生们,女士们,大家晚上好,我是本次酒会的主持人萧萧——”

这个萧萧的主持业务很是娴熟,每当说一句汉语,就会再用英文重复一遍,相互搭配却不生涩,用了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就把酒会的来历、功能等意义叙说了一遍。

末了,萧萧轻摆着腰.肢,重新走回到了那个小圆台上,启齿一笑道:“各位来宾,第三十六届全球商业精英酒用以表现豪情壮志。 陈年久违了。近一年谢绝媒体之后会,正式开始。”

她在说到最后一个字时,身子已经缓缓下降到了假山内......

......(未完待续。)

妇科疾病
藤黄健骨丸
专家推荐的儿童感冒药
相关阅读
一房变身完美两房你咋不上天呢
· 今昔德化公积金

今昔德化今日喜气闹哗哗,借这机会念山歌。先讲过去的年代,山区生活非常差。土匪捉人迫银两,打吊挖心锯手脚。有的妻儿全失散,居住破窑石坎脚...

友情链接